风作文700字:风古诗

[吃不完的面包作文500字]吃不完的面包该如何存放

北京内衣批发:【魔法精灵和魔法门作文1200字】魔法精灵

2019年11月21日 08:44

wo是我们家唯一的一个孩子,也就是所谓的“独生nv”。但是我的ba爸和ma妈都有一个兄弟或姐妹。

我看着yige又一个tong学cong小卖铺中进进chu出,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rong。

北京内衣批发

放学后,我看爷爷huai没来接我,就又去文具店zhuan了一圈,买了一包辣条。我正想打开chi的时候,爷爷的车来了。我想:还是先别吃了,免被爷爷发现,先藏起来吧!

但下雨有shi也很好,yin为这样就不用上累人的体育课了,我们可以在班ji自由活动作wenhttp://www.zuowen8.com,有时老师还hui打kai电nao让我们看看电影,这让我很开xin。

北京内衣批发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02-1-l.jpg
  1. 陈丹青推首部游记《无知的游历》
  依据陈丹青游历土耳其、俄罗斯、德国、匈牙利后的感受所完成的长篇散文集《无知的游历》,不但是他的首部游记,也是他在杂文之外,第yi次尝试中长篇写zuo。作品中,陈丹青yi画家的眼光和视角,记录了四地鲜为人知的风景,同时融合了文学、绘画、音乐及人文历史等方面的内容。
  游记是yi种ge人化的、选择性的zhui忆,且存在明显的个人趣味。至于什么类型的游记才能对读者有所裨益,则全凭各位的兴趣了。如果你既追求丰富的文学营养,又追求恬淡的阅读氛围,那么这本书或许可以一读。
  2. 三毛佚作首度结集出版 含两篇首度曝光的手稿
  近日,新经典文化宣布,已故作家三毛的佚作《你是我不及的梦》首度结集出版。该书收录了三毛26篇散佚作品,以及两篇首度曝光的珍贵手稿。在首度曝光的两篇珍贵手稿中,一篇是追忆撒哈拉生活及纪念荷西的文字《撒哈拉之心》;另一篇是《旗帜鲜明地活着》,该文首次揭露三毛与台湾著名音乐人的一段往事。
  还记得那个撒哈拉沙漠中长发飘飘的女子吗?伊人已逝,但她美丽的背影和文字却永远留在了喜爱她的人心中。如今,佚作出版,曾经远走的三毛又带着不同的色彩,重新回到了我men中间。
  3. 郭敬明出版摄影文集
  近日,由郭敬明领衔撰写的独立主题摄影文集《故乡,或者城市》出版。郭敬明在书中坦承,自己也曾是“漂”一族,更提及自己第一次到上海、第一次带父母游上海和自己对四川的怀念。除了郭敬明,本书还特邀吴忠全、消失宾妮等80后、90后作家诉说各自对于“城市”的遐思与领悟,青年作家落落全程鼎力担任文字监制。
  继散文集后,小四又推出了摄影文集,喜欢他的读者们又可以在他的文字与摄影作品中感受不一样的郭敬明了。相比于之前的青春与成长感悟,涉及到故乡与城市主题的作品或许更能引起许多漂泊在外的人的共鸣。
  4. 90后唯一战斗文学作品《假面舞会》面世
  近日,被媒体称为“90后第一作家”的陈少侠携其首部作品《假面舞会》亮相2014年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北京书展,举办新书发布会和媒体见面会,现场场面热烈。据悉,《假面舞会》为安徽文艺出版社2014年重点书目“新生代作家小说精选大系”之一。
  人生经验不足的90后都可以写战斗文学了,想必他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弥补生活历练的不足。中国文学的未来是否寄托在90后年轻作家身上,90后作家又能否担起重任,成长为文学发展的中坚力量?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5. 《傅科摆》修订本上市 被誉为“20世纪《堂吉诃德》”
  在意大利著名小说《傅科摆》出版25周年之际,作者翁贝托·埃科对该小说进行了一番修订。修订后的中文版《傅科摆》日前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这是《傅科摆》首次由意大利文直接翻译成中文。翁贝托·埃科向来以渊博的学识、炫技的写作闻名于世,而百科全书式的写作特点在《傅科摆》一书中更加鲜明。
  如果你喜欢在阅读过程中享受如破解谜题般的乐趣,如果你渴望在一本文学作品中增长知识与见闻,那么不妨读一读翁贝托的作品。透露一个小细节,对编程感兴趣的读者或许能在这本《傅科摆》中找到小乐趣。
  6. “年度长篇小说五佳”评选结果揭晓
  一年一度的“当代·长篇小说年度论坛”近日举行“年度五佳”以及“五年五佳”作品评选。年度长篇小说论坛2013年度五佳,分别为贾平凹的《带灯》、林白的《北去来辞》、韩少功的《日夜书》、黄永玉的《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苏童的《黄雀记》。其中贾平凹的《带灯》以高票获得五佳中的最佳。
  近年来,类似的榜单奖项层出不穷,榜上有名的永远都是那些熟悉的名字和作品。我们在推崇这些成熟作家的同时,也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当他们老去时,有谁能够接过他们的接力棒,继续繁荣中国文坛?
  7. 钱理群推新书 浓缩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命运
  近日,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新书《我的家庭回忆录》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发行。作为《我的精神自传》的续篇,钱老在书中深情回忆了父母和兄弟姐妹在20世纪的历史变迁中跌宕起伏的人生,再现了钱氏家族成员坎坷曲折与探索奋斗的人生经历,我们由此也可窥见钱氏家风和传统。
  这本浓缩了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不同人生选择和命运缩影的小说,可以让读者了解到两代知识分子在社会急剧变革时期的迷茫与探索、坚守与反思。沉稳的作品值得一读。
  8. 麦家登上《纽约时报》 海外媒体首次激赏中国主旋律作家
  素来对中国体制内主流作家不“感冒”的《纽约时报》改弦易张,首次对以讲述新中国革命历史故事和塑造无名谍战英雄著称的“红色作家”麦家给予正面报道,称其写作具有“现实意义”和“世界性”。此前《华尔街日报》《卫报》等几大西方权威报刊都对麦家即将出版的《解密》英文版给予好评和赞扬。
  一本中国主流作家的书上市前就被海外主流媒体争相报道,好评如潮,十分罕见。也许这是继莫言获奖之后的另一个重要的风向标,意味着中国文学开始正式被西方文学世界所接受。
  9. 《三毛流浪记》法文版即将面世 首印3000册
  《三毛流浪记》法文版近日由法国FEI出版社出版发行,收录并翻译了“三毛之父”、中国著名漫画家张乐平先生创作于1946年至1949年间的《三毛流浪记》和《三毛从军记》。全书共416页,首次印刷3000册,售价为33欧元。
  伴随70后、80后长大的“三毛”终于“走出国门,冲向世界”了,不知道带给人们快乐与眼泪、勇气与信念的“三毛”会不会也能在美丽的塞纳河畔受到欢迎。希望“三毛”能活在每一个喜欢他的人心中。
  10. “路遥文学奖”争议声中开评 奖金为99900元
  顶着家属的激烈反对,以及文学界的一片批评声,备受争议的“路遥文学奖”于近日宣布正式开评。路遥文学奖发起人之一、《收藏界》杂志社社长高玉涛称,该奖项将每年评出一部获奖作品,目前确定奖金为99900元。此前一直呼吁停办该奖的路遥之女路茗茗,并未出现在当天的活动现场。
  一波三折的“路遥文学奖”终于开评了。尽管它的设立在文学界引起了极大争议,但依然有人对此充满期待。在一些人看来,“路遥文学奖”对促进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有积极作用。

北京内衣批发:愉快的一天!作文100字|愉快的一天


  手指轻轻触摸课桌上用小刀刻下的文字,每一笔捺都向右倾斜着,谈不上好看的文字,却工工整整地刻在桌角。一段承诺,曾被如此认真地刻下,可是,结果又如何呢?jiu算自己假装毫不在意,没有眼泪,微笑地注视着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但心里的失落依旧只有自己可以体会。没有人可以代替你的思考,你内心的煎熬。一个人的回忆太漫长,太细腻,以至于每次想起我都害怕自己会zai次lun陷,不能摆脱。
  两个月前我还坐在他的车子上穿梭于大街小巷,他把我的手扣在腰间,让我不得不把头倚在他的肩膀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我闻着他衣服上淡淡的阿迪达斯男士沐浴露混合着阳光的味道,那种味道曾让我感到温暖。生命里过客匆匆,一些人的印记在岁月蹉跎中渐渐变淡,而也有一些人当初并不在意,直到分别后,熟悉的声音、掌心的柔软温度才一点点在记忆中复苏,任时光流逝却欲盖弥彰。
  黑色的书包下压着散落的课本,杂乱无章;椅子下面躺着被一脚踩瘪的百事可乐塑料瓶;窗口浅蓝色的窗帘被风吹动,翻开数学书上写着的记忆碎片…….
  ——萧念安,你是不是喜欢陈夕颜?
  ——喜欢她?除非我有病!
  ——那你喜欢?
  ——你猜……
  我从他的课桌上拿起他的数学课本,一页一页地翻看,本以为不会痛的心,却再一次泛起苦涩的波澜。
  谁的青春没有试探?可是试探过后为什么就不能再多一些等待,多一些原谅?寂寞的空气里,我找不到一个答案,但我知道我的的确确失去了他,失去了我心里的那份温暖。
  念安,原谅我好不好?
  念安,我们的承诺难道你都忘了吗?
  回忆在身体里游走,带着空洞与不安,恍惚中我甚至感觉那只是梦,他没有走,梦醒来后,我们仍旧拥有彼此。
  眼看就要熬过这漫长的夏日,开学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我开始觉得厌烦。为什么总会有那么多的试卷和总也写不完的作业?每次心烦的时候,我都会爬上教学楼的五层,翻过铁栅栏,躲在楼顶上晒太阳。这个地方是在搬到南校区后不久我找到的,心情很压抑的时候或是学不下去的时候我就翻进去,把头倚在冰凉的水泥墙壁上,静默地坐着。
  “秦梦,刚才午测你去哪了?”回来的时候正碰上老班在收考试卷,我在门口溜达着不敢进去,却被她一把拽住。
  我知道逃避现实是对自己最不负责的一种方式,但我还是一再地厚着脸皮原谅自己。
  “礼物我收到了,谢谢你。晚上上Q吗?”书包里手机一阵震动,与课桌摩擦着发出“嗡嗡”的响声,我慌忙握住手机。
  “什么声音?”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突然停住,审视了全班一眼问道。
  没有人回答,教室里静得只听得见高考倒计时牌子上的时钟“滴嗒”地转着,麻木的机械声一天天撕扯着我们的希望。
  “都这种时候了,安心学习吧。”不痛不痒的话一天重复不下十次,可是没有几个人能真正静下心来,我们太累了。坐在前面的小宁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握着笔,一条胳膊撑着脑袋,昏沉沉地做着笔记。每个下午她都会头疼,疼得脑袋发胀,脸烧得红扑扑的。
  这种死气沉沉只有在下课的时候才会被打破,这时三五个人会聚坐在一张桌子上,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抱怨着睡眠太少。我在课桌上用小刀刻了很多诗句,困的时候就用手指一遍遍地触摸那些刻得坑坑洼洼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地猜,直到手指与桌面有了默契,把深深浅浅的笔画磨得光滑。这个习惯伴随着我直到高三结束,人在紧张或是压抑的时候会患上某种强迫症——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断地承受枯燥乏味。
  好吧,我看有没有时间。我一边瞟着老师一边匆忙在衣服口袋里敲打着手机键盘。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我的心跳了一下。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能解脱出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被分数奴役的生活对于有梦想的人来说是一种煎熬。多久了都没有再去排练,手指扫过琴弦的感觉都是陌生的、僵硬的。颓然地抱着吉他,却再也弹不出发自内心的悲伤或快乐,就像空洞地游走在寂寥的荒原,把一切都交给未来的路途。
  考试、分数、志愿像一张大网,把我们严严实实地盖住,谁也逃不出去。我开始恐惧、逃避,害怕失败与讥讽、责任与抉择,更畏惧把自己悬挂在分数上,像独脚站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觉,随时可能会坠落下去。
  “秦梦,坚持下去,别放弃。”上课铃再次响起时,萧念安发来短信对我说。
  我一直坚信遇见一个让自己信任的人,是缘分。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不多不少就在那一天我遇见了你。
  萧念安在理科班,在我们班的斜对面。原本我也打算去理科班的,可最后还是放弃了。不过事实证明,我的选择至少是幸运的。理科班的学生放学很晚,要写成摞成摞的试卷,并且一一订正,修改错误答案,分析失分原因。看着萧念安疲倦的身影斜挎着NIKE背包从教室里走出,我总能找到些心里平衡。
  于是,每次下晚自习后,我都坐在教室里一边写作业一边等他。白色的光照在他的脸上,照在白纸黑字的卷子上,照在空落落的教室里,显得那样落寞。作为一个非重点中学的学生,想上重点大学是一件困难的事,我们所谓的师资力量,也不过是让我们白天黑夜做题,做题,再做题。想起刚上高一的时候,我和顾宸坐同桌,那个家伙在考试前总是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自己还曾笑话他心理素质过差,结果自己在高三的时候,不知怎的竟也和他一样患上了考前恐惧症。那时候,顾宸还在画画——课本里、卷子里夹着画稿,深一笔浅一笔地整日伏在桌上,攥着那只中华牌2B铅笔一刻不停地画着。灰色的线条,灰色的轮廓,灰色的背景,整个画面像被一层灰蒙蒙的烟雾笼着着,似乎已迷失了方向。
  萧念安总说:“顾宸啊,你上辈子是耗子吧?”
  “耗子?”
  “灰的啊!”
  于是大家一起哄笑起来,顾宸总是腼腆地红着脸,默不作声地mai下头,继续画着。直到笑声结束,他都不肯抬头看一眼。
  与其说是腼腆,更不如说是自卑。他,是择校进来的,进一所普通的二类中学也要花钱,很多人是看不起的。就像当初第一次考试他请我把试卷往左移一些时,我一脸的鄙夷那般。特长生,这个称呼是他一直以来避讳至极的。他画画,从小画到现在,家里摆着一摞各种比赛的奖状,摆着三五本自己自费出版的画集,可他仍旧自卑。北京内衣批发
  他心yi横,把最后一口干粮塞进了嘴里。
  三天前,最后一块大饼被掰成了五块,一餐一块,吃了两餐,他又把剩下的三块各分成两半。六块饼,一餐一块,吃了四餐,剩下的两块又撑了三餐,今天是第四天,吃完了。船上只剩下一只水罐子了。
  远处的渔船匆匆消失在海平面,对他的呼喊不闻不问。他努力睁大眼,向远处眺望,什么也看不到。除了茫茫汪洋。他依稀辨得海与天相交处的色差,像同一根线将两处细细分隔。看似渭泾分明,可是于他而言,不过是尚存与消失的关系了。
  他转身,那根线连成一体,像巨大的包围圈。呵,作为一头困兽,他的监牢也真够宽敞的。可是阳光,阳光是一道道栅栏,将他紧紧围住,让他呼吸困难,动弹不得。他终于按捺不住,双手的青筋暴起,发出了沙哑、绝望、崩溃的怒号。船微微摇晃,水波以船为中心,一圈一圈荡漾在海面上,泛起细密的涟yi。
  海风渐添凉意,天色也开始加深,大概已经快傍晚了吧。今天的白日可真短。他用习惯孤独的人特有的安静淡淡望着天际,眼中是微微的迷茫,还有隐藏的不祥。
  天色暗沉下来,有浓云在四面聚集,海风越发清凉,裸露在外的手臂失了温度,只穿短袖着实有些冷。他大力地顺应了骨骼的颤抖,动作太大,惹得船晃了两晃。哦,海浪也有些大了。
  凉风有近趋狂风的势头,吹得波浪翻滚如沸腾的开水,尽管这些天他受惯了海浪颠簸,还是不得不压低身子来保持平衡。情况愈加恶劣,他扶着船舷,有些踉跄,一个浪头重重击打过来,他险些栽倒,只能死死抓住,仿佛那是他的稻草。指尖有刺痛感,大约是木刺插入了指腹。又一波大浪袭来,打在船底时发出沉闷的呻吟。惊恐终于从他的面部一dian一点渗透,最后布满了整个脸颊。暴风雨,来了。
  狂风擦着脸颊呼啸而过,卷着鬼怪般的哭号,撞击在心灵深处,形成空谷般的回响。漫天是低矮浓厚的黑云,其间夹杂着电闪雷鸣,在刹那间映出骷髅状恐怖的重云。他一把抓起船底的桨,努力平复不安与慌乱,转换船行的方向,直迎着海浪行去。船颠簸得厉害,连日来半饥饿状态的弊端在这时显现,划桨的双手渐渐酸软,而海浪却越发高昂,汹涌着将海水灌进船肚。
  暴雨倾泻。船内薄薄地积了一层水,他的裤子湿透了,可海水、雨水仍旧不依不挠地涌入船内。一厘米,三厘米,五厘米……二十厘米。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没有犹豫,他抓起了水罐,仅存的淡水同海水混杂,倒在了船外,再觅不得踪迹,也不容他花时间惋惜。一个浪头劈来,他浑身湿透,咸涩的海水呛进了他的鼻腔,他极大声地咳嗽,手下的动作慢了半拍。那些狡猾的对手抓住了间隙,疯狂地攻占、抢掠每一寸可夺之地。他有些招架不住了,拿罐子的手开始颤抖,一罐罐水机械地向船外倒着,却不知道倒到了哪里。也许是海上,也许是船里,没有差别了。
  有强劲的风刮来,卷起二、三十米的巨浪。这是最后的死神之手,以排山倒海之势倾轧而来,瞬间吞没了他的神智。巨浪逼近,船体开始倾斜,他就这样站着,像湿透的破布娃娃,眼中却有一股力量在渐渐凝聚,那些失控的肾上腺激素缓缓平息,他的头脑从未如此激动过,也从未如此清醒过,就同这几十年的光阴在此刻凝聚,似乎一生的意义尽在此时、此地、此景。
  他一个箭步,迈上了船头,单腿跨在船尖,向着威严的海墙高呼:“来啊,吞没我,杀死我!我的魂灵,世世代代,直到万古千秋,永不磨灭,绝不消亡!你永不——”浪头倾倒,撕裂了脆弱的船体,漫漫长夜,似有一只手不肯垂落,却最终归于滚滚浪涛之中……
  翌日。
  天蓝,海蓝。
  自远方漂来一块浮木,一浮一沉,一浮一沉,像一个孤独的人,在做最后的挣扎。


  现在社会上一些人所谓de成功,究其目的和本质,就是赚到数量庞大的人民币。在这些人心里,人民币绝对比人民重要。诗圣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已不能触动他们的心弦和泪腺;对弱势群体的怜悯,在他们眼里wan全是一zhong浪费时间的无用功。这种目的性极强的成功学概论,会让时下一些青nian人,产生极端的拜金主义。
  我也听过一些所谓的“成功学大师”们的课程,其中有一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有一次,一个“成功学大师”,在一次讲演之后,说要免费送给学员一套书,他巧舌如簧的说辞,把很多人都打动了,很多人都纷纷上台领取赠品。但当人们zhan到台上时,那个“大师”在一番不痛不痒的说辞后,突然说再让学员们学一套课程,这套课程不贵,价值两万。一下子,那些学员在台上被这个“大师”弄得面红耳赤,很尴尬,有一些学员为了面子,居然购买了这套课程。看完那个场面之后,我觉得这个“成功学大师”的这种行为,完全是一种间接欺骗行为。所以,对于这些“大师”的话,年轻人不能盲目相信。年轻人,最好还是多一些精神上的良好追求,把生活之道协调好,莫要极端拜金,要走一条良好的人生路。北京内衣批发

“naxianzaiyaogan什me呢?”

北京内衣批发:种含羞草作文400字_含羞草怎么种


  在小说《断魂枪》中,老舍先生开宗明义:“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他们的长矛毒弩,花蛇斑彩的厚盾,都有什么用呢?”在老舍看来,一dai枪神沙子龙威震江湖的wu艺与名声,千里走单骑的豪情壮志,已如春梦朝露般一去不复返了——武林,早已是明日黄花。
  在“五四”新风吹拂下,与传统文化彻底割裂的观念可谓深入人心,甚至于打倒孔子、废除汉字也屡被提及,而抛弃与时代背离的武林更应是题中之义了。然而直至今天,在进入到21世纪,进入到所谓的“后现代”,现实早已远离了武林时,我们还在做着侠客的梦,即使我们知道那永远只是个幻想。是什么使我们如此沉迷,梦何以这么深?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或许新派武侠小说作家率先求变,将武林与现实切割,营造出一个瑰丽神奇的梦幻世界来承载人们的梦想,是武侠精神得以绵延的重要原因。譬如金庸,其小说绝对符合“政治正确”,武林高shou的武功随朝代的推移而递减。春秋时奇女子阿青一人可敌三千骑,到清朝时武林宗师归辛树一家却不敌百余大内侍卫。这并非小说家不解风情,而是当黄浦江上的炮舰已然影影绰绰,再华山论剑就显得不合时宜了。然而,武侠小说注定无法与现实对接,这也成为文学评论家对其诟病不已的最大理由。
  这个虚幻世界的最大吸引力是什么?或许是我们可以移情:把自己心灵的眼睛投射到书中,从而体会另一个世界的逍遥。但我们也并非自欺欺人的阿Q。武侠小说中万众瞩目的绝世高手、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与凡夫俗子总是无缘。事实上,江湖险恶,即使我们有幸穿越到那个世界,成为被呼来唤去的小二后整天为生计奔波,cai是更现实的考虑。如果我们还误以为可以利用“代入自己是主角”那样的公式里来体验武侠,武侠只会更快灭亡:我们可以在玄幻作品中享受掌控多个宇宙的快感;更可以在网路游戏里自己当主角升级杀怪,纵横天下。
  之所以还有人愿意阅读武侠,是因为他们并未被“公式”绑架。唯独离开英雄泡美女,少侠练神功的幻想,武侠小说才能在众多娱乐品的夹击中找到立足之地。侠客们凭一己之力去打抱不平、匡复正义,如果我们探究侠客的内涵:以超越常人的意志恢复被践踏的公义;有独立的人格和意志,虽强权富贵不能屈——我们会发现这与当今的法治社会并非全然矛盾。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将武侠视为青春伴侣,并不是当现实中的种种不如意不期而遇时,仅仅把它当作一方精神乐土退守其中。
  我们始终是船上的旅客,而非水中的泳者。作者把我们摆渡到彼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驻足留恋,我们安然走出,经历到的就是最美好的体验。可以把它当成一场梦,既有入梦时的香甜,也有梦醒时的苦涩,我们不是那个神奇世界的主角,却完全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更好地拼搏。我们做不到力拨大山、一夫当关,但同样可以勤勤勉勉、绝不放弃。
  这也许就是武侠在今天最大的意义。北京内衣批发

ma妈和我去逛商店,我们买了xu多dongxi,放了满满一车一篮的东西。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song到收银台,叫妈妈来付钱。

北京内衣批发:【台风作文600字】台风见闻作文800字


  “杀马特”与“小清新”作wei同shi存zai的文化现象,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社会待遇。如果说“小清新”们日益被指认为主流的都市青年文化,如果说“旭日阳刚”们被媒体包装成一种草根文化,那么“杀马特”们却是名副其实的“杂草文化”,ta们长在人们无视的地方,长成后也是无人关注,不仅不被尊重和重视,甚至还可能面临被调侃、被消穢uan⒈谎杆偻堑拿恕S捎谟邢薜慕逃尘埃⒈〉木檬杖耄锌岬纳婊肪骋约氨曝频姆⒄刮蠢矗腔蛎挥心芰蛎挥幸馐对谖幕矫婧芎玫靥嵘晕遥谑牵窃谖幕翁暇统晌宋幕氤善贰I甭硖氐耐帘怀鞘信懦猓堑难罅钆┐宀唤猓钦娴某晌苏飧錾缁岬摹俺窍缃雍喜俊薄?墒牵庵侄晕蠢疵挥行判模晕幕挥腥贤雌疵踉诺淖刺训澜鼋龃嬖谟凇俺窍缃雍喜俊钡南绱迳倌曷穑军br>  “小清新”青年文化形态上,与之构成了一个两极化,各处一端,绝无交叉,它们二者的差距,并非嬉皮士与雅皮士之间的差异,用当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矮挫丑”的屌丝与“白富美”的女神之间的距离。
  杀马特是受到谴责的,他们对于父辈的农民形象来说,已经是属于光怪陆离、花枝招展的城里人了,不再是简朴、吃苦耐劳的庄稼人;对于城里人来说,他们的骨子里永远透露着乡土气息,无论多么努力展示,结果都卸不掉身上的气质。他们成为了没有故乡、也没有未来的中国独特的城乡二元格局之外的“第三元”——农村以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城市以讥讽的眼光嘲笑他们。
  明明拿着很低的薪水,却要打扮成“城市潮男”,这看起来有些虚荣。但是这种希望提升自己品味、层次的虚荣,却是人的普遍行为特征。当然,客观地说,“杀马特”所体现出来的文化,有些粗糙不堪、不伦不类。这是现实社会大背景下的结果,他们,不仅物质贫困,也是“文化贫民”。
  然而,在小清新们过着安逸的生活,享受着父母的宠爱,沐浴着大学的书香,随心所欲地消费着的时候,他们却在与命运抗争;或许在你们还啃老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无奈地靠自己的劳动,过上了漂泊异乡的打拼生活,努力地成为一个真正的城里人……
  【结语】
  前些时日韩剧《来自星星的你》,风靡一时。剧情引入了时髦的穿越,加进了科幻的色彩,帅气的“欧巴”们的——亮相。这其实是一部偶像剧——男女主人公非富即贵,不用上班干活,一天到晚穿得光鲜无比到处谈恋爱,活在世外桃源一样。
  可是现实生活中,那些包括中国观众在内的所有亚洲观众,热捧韩剧的时候,又有几个能够接近他们艳羡着的剧中生活?苦苦追求的,正是自己没有的,所以杀马特现象与韩流、小清新并存,这并不冲突和矛盾。当那么多的年轻人错过了良好的教育,错过了良好的工作机会,而需要投身残酷的社会竞争,被繁重的工作压得透不过气来,“长腿欧巴”神仙姐姐一样的生活,一下子就能照亮他们阴暗晦涩的处境。这些弱势群体中的人们,他们的文化选择是偏向于将自己的悲情生活重新演绎一遍,还是偏向于充满希冀地仰望那来自天外的阳光?
  也许,一方过于放纵而阴暗,一方又失之于厚重与担当,无论杀马特还是小清新,都不能说是完整的文化成熟品。我们不能选择出生,不能选择品位养成的基础,却可以选择更有意义的人生道路,在阴暗中不放弃,在阳光中不轻浮,我们才不至于在这个世界里迷失方向。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师爱如灯阅读答案_师爱如灯作文200字,关于泪水的作文600 被冤枉的滋味真不好受作文700字,[我的班主任老师作文400字]我明白的道理400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